亚历山德罗 • 马斯纳盖蒂

去年在Jay生日 我们品尝了Margaux ’83 和 1990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serva Santo Stefano! 我真的很兴奋能再次品尝Chateau Margaux, 我记得初次品尝这美酒是在纽约的一家名为 Grammercy 酒馆里, 那次是非常奇妙而难忘的经历! 然而这次我的Margaux却在醉人的意大利美酒下黯然失色, 亦因为那天的经历我立志学习更多关于意大利葡萄酒的知识! 为了以最快捷的方便去了解意大利, 我开始查看意大利葡萄酒地图和去年三月时亲身踏足在那片充满宝藏的土地上!

亚历山德罗 • 马斯纳盖蒂是备受推崇的意大利葡萄酒记者、 出版商、 编辑和 Enogea意大利葡萄酒杂志的作家。他亦是位制图师,而他所制的地图能让你眼睛经历到超越视觉美感上的奇妙之旅.

Mandy: 比较多人认识你是一位意大利葡萄酒的作家。你能告诉我是什么令你开始制作起地图来呢?

Alessandro Masnaghetti

AM: 正如你所写,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品尝美酒与葡萄酒的写作,但直自从我开始了制作葡萄酒地图的热情(和一般地图 … 那些热爱地图的人会了解我的意思)。正如您所看到我的网页, 我第一次推出的地图是在 1994 年于韦罗内利出版社上发表的(路易吉 • 韦罗内利是我的”老师”,也是在意大利最重要的葡萄酒和食品记者。我们可以说是他在意大利开始了这个行业)。这地图是针对Barbaresco的葡萄园和乡镇与历史数据来作深入的分析和解答。那地图对于意大利是非常的新鲜, 但几个月后,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它却变成了完全的”惨败”。这种工作可能那时还是不太普及,至少在意大利。所以我们决定停止那计划并重新着眼于葡萄酒评论这方向上继续前进。不管怎么,我确信这个是非常好的主意而我亦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想法。所以在2005 年,当我决定重新开始 Enogea (经 Guida de L’espresso那次 经验之后), 我想应是时候再次勇敢的尝试, 因此在 2007 年我推出了我自己最早期的两个地图:于Barolo 地区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和在Chianti Classico 地区的Panzano.

幸运的是市场的反应比预期的好得多,而我也因此而得到鼓励去继续干下去。现在,在我地图的目录中有 19幅不同的 地图,3 幅为 iPad 和1幅是为 iPhone而设, 而来年亦会推出更多不同的地图.

Mandy: 在那里其中有没有一幅对你而言是较为特别的呢?

AM:同样的问题, 我亦问过很多不同的葡萄酒生产商, 但只是对象转成了他们的葡萄酒! 他们当中许多人说没有一个年份是特殊的,而我一直认为他们都是在说谎。但在现在,我认为我错了。没有一幅地图对我是较特殊的, 就像一个酿酒师来说并没有一个特别的年份。因为我把相同的能量和激情都投放于每一张地图上。

Mandy: 意大利是拥有如复杂的地区、 支地区、 风土条件和葡萄品种。你这个计划真是十分艰巨。请问制造一幅需要多长时间?

AM: 我永远不会计算到因为就如你之前所说,我是葡萄酒评酒家和葡萄酒作家因此我不能一年四季上都工作在地图制作上。地图和品酒覆盖一年里很长的时间,但是每制造一次好的地图都存在着一个独立的故事。制造一张地图不是仅需要地形和技术,而是必须亲身走在葡萄园中,品尝葡萄酒,和每个生产商见面,必须走遍每一个角落。不管怎么说,在 过去5 年我制作了 19 地图。这意味着 平均制作3-4幅地图一年。

Mandy: 哪个是你最喜欢的区域?

AM: 到目前为止我只制作过从Piedmont和Tuscany (在特定的 Bolgheri 和Chianti Classico),这能解释很多,但并不是全部。我同样爱很多其他的葡萄酒和 葡萄酒地区, 如: Adige, Verdicchio, Amarone, 当然, 有很多别的并不是位于意大利.

Mandy: 请告诉我一件令你最令人难忘的葡萄酒经历

AM : 就像地图一样。那是很难选择的。如果勉强要选一瓶最令人难忘的葡萄酒, 那要追溯到我年轻时第一次进入葡萄酒的世界。你知道葡萄酒并不只是一个酒瓶、 卷标和玻璃,它会唤醒你某个特别的场情和特别的心情。所以就我而言, 1978 年Barolo的 Monprivato Violante Sobrero是不一样的,我曾与一位老朋友于80年代后期在黑暗和发霉的酒巴一同分享。另外Moscato Rosa 1967 of Graf Kuenburg (Caldaro, Alto Adige), 品尝的时候大概是1992. 那是一瓶从另一个时代或从另一个星球的葡萄酒, 令人毕生难忘。

Enogea 的Barolo和Barbaresco葡萄酒地圖現在每張只售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