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两年前香港取消葡萄酒关税后, 葡萄酒市场每天都有令人振奋的消息。在多伦多和香港, 葡萄酒市场的炽热几乎无人不知。能够在亚洲葡萄酒市场占一席位实在令人兴奋, 感觉就像1840年代的美国淘金热, 香港就是那个有待开发的西部蛮荒。这里充满商机, 野心商家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掀起一片热潮。几星期前的Acker Merrall & Condit event便有香港买家以破纪录成交价买下拉菲酒庄(Chateau Lafites) 1799 至2003 年的名酿。现在香港的葡萄酒地位甚至超越纽约。

非理性狂热?优势会否持续?像我们这种小商家如何营商?如何将消费者定位?

邻近中国的香港, 可展望中国市场﹐内地经济起飞, 政府的激励措施令人民开始懂得享受奢侈品。但除非你是纯收藏家或是波尔多(Bordeaux)卖家﹐否则你会发现卖酒市场并非如卖金般容易﹐ 闯入中国市场的港商都应该知道中国与香港的市场成熟度及购物习惯都大有不同。面对的困难包括:

首先﹐中国人并不习惯进餐伴酒, 不像日本人般经常在进餐的时候伴以清酒或啤酒。中国妇女都以死记硬背的方法学习葡萄酒, 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一课—品酒。也许你会问 “为什么中国人进餐不伴酒?”,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国人每餐都混有很多不同风味的菜肴, 很难找出一种特定一种酒去配合。所以最多也会喝浓度温和, 酸度不高的米酒。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文化观念不同, 因为在中医角度来看﹐进餐喝酒会引起消化不良, 相反﹐茶才是菜肴的绝配。

第二, 中国人似乎都只懂喝有品牌的葡萄酒。我说的品牌不是那些初级酒 , 而是Lafites, Latours 和Margaux 这些高级贵价酒。 当美国人在抛售的时候, 中国人还是会买, 也许你会质疑中国人是否懂得购买名酿有些卖家当然不理, 只要有钱赚就可以了; 但精品酒商如我们, 宗旨是要介绍优质葡萄酒﹐让人中国人追求真正的葡萄酒文化体验。我们希望为顾客带来名酿之余, 也介绍一些独特稀有的葡萄酒﹐一方面满足喝酒的欲望, 另一方面将葡萄酒文化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