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曆山德羅 · 馬斯納蓋蒂

去年在Jay生日 我們品嚐了Margaux ’83 和  1990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serva Santo Stefano! 我真的很興奮能再次品嚐Chateau Margaux, 我記得初次品嚐這美酒是在紐約的一家名為 Grammercy 酒館裡, 那次是非常奇妙而難忘的經歷!  然而這次我的Margaux卻在醉人的義大利美酒下黯然失色, 亦因為那天的經歷我立志學習更多關於義大利葡萄酒的知識! 為了以最快捷的方便去了解義大利, 我開始查看義大利葡萄酒地圖和去年三月時親身踏足在那片充滿寶藏的土地上!

亞曆山德羅 · 馬斯納蓋蒂是備受推崇的義大利葡萄酒記者、 出版商、 編輯和 Enogeaa義大利葡萄酒雜誌的作家。他亦是位製圖師,而他所製的地圖能讓你眼睛經歷到超越視覺美感上的奇妙之旅.

Mandy: 比較多人認識你是一位義大利葡萄酒的作家。你能告訴我是什麼令你開始製作起地圖來呢?

Alessandro Masnaghetti

AM: 正如你所寫,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品嘗美酒與葡萄酒的寫作,但直自從我開始了制作葡萄酒地圖的熱情(和一般地圖 … 那些熱愛地圖的人會了解我的意思)。正如您所看到我的網頁, 我第一次推出的地圖是在 1994 年於韋羅內利出版社上發表的(路易吉 · 韋羅內利是我的”老師”,也是在義大利最重要的葡萄酒和食品記者。我們可以說是他在義大利開始了這個行業)。這地圖是針對Barbaresco的葡萄園和鄉鎮與歷史資料來作深入的分析和解答。那地圖對於義大利是非常的新鮮, 但幾個月後,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它卻變成了完全的”慘敗”。這種工作可能那時還是不太普及,至少在義大利。所以我們決定停止那計劃並重新著眼於葡萄酒評論這方向上繼續前進。不管怎麼,我確信這個法是非常好的想而我亦從來沒有放棄過這個想法。所以在2005 年,當我決定重新開始 Enogea (經 Guida de L’espresso那次 經驗之後), 我想應是時候再次勇敢的嘗試, 因此在 2007 年我推出了我自己最早期的兩個地圖:於Barolo 地區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和在Chianti Classico 地區的Panzano.

幸運的是市場的反應比預期的好得多,而我也因此而得到鼓勵去繼續干下去。現在,在我地圖的目錄中有 19幅不同的 地圖,3 幅為 iPad 和1幅是為

Mandy: 在那裡其中有沒有一幅對你而言是較為特別的呢?

AM:同樣的問題, 我亦問過很多不同的葡萄酒生產商, 但只是對象轉成了他們的葡萄酒! 他們當中許多人說沒有一個年份是特殊的,而我一直認為他們都是在說謊。但在現在,我認為我錯了。沒有一幅地圖對我是較特殊的, 就像一個釀酒師來說並沒有一個特別的年份。因為我把相同的能量和激情都投放於每一張地圖上。

Mandy: 義大利是擁有如複雜的地區、 支地區、 風土條件和葡萄品種。你這個計劃真是十分艱巨。請問製造一幅需要多長時間?

AM: 我永遠不會計算到因為就如你之前所說,我是葡萄酒評酒家和葡萄酒作家因此我不能一年四季上都工作在地圖製作上。地圖和品酒覆蓋一年裡很長的時間,但是每製造一次好的地圖都存在著一個獨立的故事。製造一張地圖不是僅需要地形和技術,而是必須親身走在葡萄園中,品嘗葡萄酒,和每個生產商見面,必須走遍每一個角落。不管怎麼說,在 過去5 年我製作了 19 地圖。這意味著 平均製作3-4幅地圖一年。

Mandy: 哪個是你最喜歡的區域?

AM: 到目前為止我只製作過從Piedmont和Tuscany (在特定的 Bolgheri 和Chianti Classico),這就能解釋很多,但並不是全部。我同樣愛很多其他的葡萄酒和 葡萄酒地區, 如: Adige, Verdicchio, Amarone, 當然, 有很多別的並不是位於義大利.

Mandy: 請告訴我一件令你最令人難忘的葡萄酒經歷

AM : 就像地圖一樣。那是很難選擇的。如果勉強要選一瓶最令人難忘的葡萄酒, 那要追溯到我年輕時第一次進入葡萄酒的世界。你知道葡萄酒並不只是一個酒瓶、 標籤和玻璃,它會喚醒你某個特別的場情和特別的心情。所以就我而言, 1978 年Barolo的 Monprivato  Violante Sobrero是不一樣的,我曾與一位老朋友於80年代後期在黑暗和發黴的酒巴一同分享。另外Moscato Rosa 1967 of Graf Kuenburg (Caldaro, Alto Adige), 品嚐的時候大概是1992. 那是一瓶從另一個時代或從另一個星球的葡萄酒, 令人畢生難忘。

Enogea’s Barolo  Barbaresco 葡萄酒地圖現在每張只售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