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 Meadows is the author and publisher behind Burghound.com – a quarterly online subscription that is viewed as the definitive reference for the wines of Burgundy.  As a wine critic his style is to be diplomatic, intellectual and precise.  Often quoted by auctions and wine merchants, it is said that Burghound’s coverage of the 2005 vintage of Burgundy did as much to Meadows’ reputation as the 1982 vintage of Bordeaux did for Robert Parker.  As a collector himself, Meadows understands the nuances of being a passionate wine lover and the details involved in the art of collecting. In his book, Meadows offers an extensive tribute to the most revered area of Burgundy the Vosne-Romanée including a tasting of 74 vintages of Romanée-Conti, from 1870-present as well as chapters on “Collecting Tips”, “Reference Standard Producers” and “Grower and Ownership Profiles”.

MC: 你品酒的安排是怎樣的呢?你會不會把自己鎖在房間並控制自己要試多少?

 

 

AM: 我有兩個不同的方法, 而方法是取決於我是由勃艮地的酒莊去另一個酒莊; 或是我在自己的辦公室內品嘗。當我在勃艮地時, 我盡力每日試不超過75種葡萄酒,而往往是只能試得更少而不會更多。你的舌頭不能在品嚐太多種下仍能保持敏銳。有時候75種葡萄酒甚至需要10 個小時來試及兩個小時的午餐來休息(不,我在午餐時只喝水)。當我在辦公室試酒時,在沒人干擾的情況下,我通常僅試 18種並不超過 24種酒。我發現這是我舌頭試味最大的界限。還有是的, 我總是把酒吐出來。

MC: 你在你的著作中附上自制的地圖, 是什麼驅使你這樣做?

AM: 外間有很多很好的勃艮地的地圖。但全部, 至少在我的經驗, 都有些小的錯誤或太古舊! 我想我的地圖要盡可能準確,所以我們用所謂的部分地圖, 並由於每個酒莊和葡萄園的詳細資料中制造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詳細地圖! 而這些日子裡,我相信我們建立最精確的地圖是 Romanée 和 Flagey Echézeaux。

MC: 在Burghound成立之前你是做什麼的呢?

AM: 在過去的25年, 我是一個的財務主管及做過各種各樣的職位,包括Great Western Financial – 併購和專門的財務部門的高級副總裁。在1999年,我退休並全識成為勃艮第的主題書作者,那是我長時間一直以來迷戀的事。這本書後來演變成為一個廣泛的季度審查,Burghound.com。它最初只是專門勃艮地葡萄酒的報導,後來加入美國黑比諾和偶爾包括香檳。

Burghound.com是網上查詢葡萄酒的先河,以提供專業並率先以網上的形式為一個特定的葡萄酒產區/葡萄作詳盡的報導。我現在每年花費近5個月在勃艮地,並於那段時間訪問超過300 個酒莊。

MC: 你的法語是相當不錯的。你覺得法國人試酒時會否與別不同的?

AM: 絕對是的。法國人以更少的文字但卻會以更多的圖像來描述葡萄酒的特性或結構。但總體而言,我會說,這兩種方法,不同的同時,仍然有很多的共同點不是嗎?

MC: 埃麗卡講述了一個很好的故事,是關於你和她第一次見面時你如果驚嘆她和你所帶的印度晚餐。你現在還做飯嗎?

AM: 是的我還會做,但不是我那天所做的那種程度了。這是因為當我們要吃的東西並不是平日食的東西, 講得比較明白加上因為我根本沒有時間去做菜! 但在特殊的場合,我還是喜歡在廚房裡待上一天去做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一定會喜歡的晚餐。 [埃麗卡:艾倫是謙虛的;但這是真的,他沒有時間做飯 因為我們的工作時間都很長! 無論如何他是一個出色的廚師和當然對葡萄酒和食物配搭非常有心得。]

MC: 告訴我你最難忘的經驗。

AM: 老實說,我已經非常幸運有這麼多美妙的經驗,坦率地說是不可能將他們一一作出比較。不過,我兩個美妙的心得。首先, 如果葡萄酒本身是非常出色,那麼人們會好理所當然的注視葡萄酒本身的不凡。第二種是也許那不是最好亦不是必須寫下來作記錄的葡萄酒酒,但只要和家人或好朋友一起享用她亦能變得非常的與別不同。偉大的葡萄酒固然能打動你,但偉大的人卻能打動你更多。對於我來說,沒有更好的事能把兩者相結合並和所愛的人一起享用一頓無語倫比的晚餐。

MC: 我要問…什麼是你喝過最難忘的波爾多?

這很容易。它是1961 Chateau Palmer!  我才在讀研究生和剛剛開始接觸世界葡萄酒。當我聞到,Chateau Palmer這樣公整,獨特和華麗芬芳的香氣時,我立即迷上了美麗的葡萄酒。一年後,我對勃艮地有所覺悟於是把波爾多忘於其後。但是,即使作為偉大的波爾多都不能跟最好的勃艮第匹配。我很想強調,無論如何,這顯然只是一個強烈的個人意見,我完全理解和尊重的人有相反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