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 Meadows 的 Q & A

Allen Meadows is the author and publisher behind Burghound.com – a quarterly online subscription that is viewed as the definitive reference for the wines of Burgundy.  As a wine critic his style is to be diplomatic, intellectual and precise.  Often quoted by auctions and wine merchants, it is said that Burghound’s coverage of the 2005 vintage of Burgundy did as much to Meadows’ reputation as the 1982 vintage of Bordeaux did for Robert Parker.  As a collector himself, Meadows understands the nuances of being a passionate wine lover and the details involved in the art of collecting. In his book, Meadows offers an extensive tribute to the most revered area of Burgundy the Vosne-Romanée including a tasting of 74 vintages of Romanée-Conti, from 1870-present as well as chapters on “Collecting Tips”, “Reference Standard Producers” and “Grower and Ownership Profiles”.

 

MC: 你品酒的安排是怎样的呢?你会不会把自己锁在房间并控制自己要试多少?

 

AM: 我有两个不同的方法, 而方法是取决于我是由勃艮地的酒庄去另一个酒庄; 或是我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品尝。当我在勃艮地时, 我尽力每日试不超过75种葡萄酒,而往往是只能试得更少而不会更多。你的舌头不能在品尝太多种下仍能保持敏锐。有时候75种葡萄酒甚至需要10 个小时来试及两个小时的午餐来休息(不,我在午餐时只喝水)。当我在办公室试酒时,在没人干扰的情况下,我通常仅试18种并不超过24种酒。我发现这是我舌头试味最大的界限。还有是的, 我总是把酒吐出来。

MC:  你在你的著作中附上自制的地图, 是什么驱使你这样做?

AM: 外间有很多很好的勃艮地的地图。但全部, 至少在我的经验, 都有些小的错误或太古旧! 我想我的地图要尽可能准确,所以我们用所谓的部分地图, 并由于每个酒庄和葡萄园的详细资料中制造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详细地图 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详细地图! 而这些日子里,我相信我们建立最精确的地图是Romanée 和Flagey Echézeaux。

MC: 在Burghound成立之前你是做什么的呢?

AM: 在过去的25年, 我是一个的财务主管及做过各种各样的职位,包括Great Western Financial – 并购和专门的财务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在1999年,我退休并全识成为勃艮第的主题书作者,那是我长时间一直以来迷恋的事。这本书后来演变成为一个广泛的季度审查,Burghound.com。它最初只是专门勃艮地葡萄酒的报导,后来加入美国黑比诺和偶尔包括香槟。 Burghound.com是网上查询葡萄酒的先河,以提供专业并率先以网上的形式为一个特定的葡萄酒产区/葡萄作详尽的报导。我现在每年花费近5个月在勃艮地,并于那段时间访问超过300 个酒庄。

MC: 你的法语是相当不错的。你觉得法国人试酒时会否与别不同的?

AM: 绝对是的。法国人以更少的文字但却会以更多的图像来描述葡萄酒的特性或结构。但总体而言,我会说,这两种方法,不同的同时,仍然有很多的共同点不是吗?

MC: 埃丽卡讲述了一个很好的故事,是关于你和她第一次见面时你如果惊叹她和你所带的印度晚餐。你现在还做饭吗?

是的我还会做,但不是我那天所做的那种程度了。这是因为当我们要吃的东西并不是平日食的东西, 讲得比较明白加上因为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菜! 但在特殊的场合,我还是喜欢在厨房里待上一天去做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一定会喜欢的晚餐。 [埃丽卡:艾伦是谦虚的;但这是真的,他没有时间做饭因为我们的工作时间都很长! 无论如何他是一个出色的厨师和当然对葡萄酒和食物配搭非常有心得。 ]

MC: 告诉我你最难忘的经验。

老实说,我已经非常幸运有这么多美妙的经验,坦率地说是不可能将他们一一作出比较。不过,我两个美妙的心得。首先, 如果葡萄酒本身是非常出色,那么人们会好理所当然的注视葡萄酒本身的不凡。第二种是也许那不是最好亦不是必须写下来作记录的葡萄酒酒,但只要和家人或好朋友一起享用她亦能变得非常的与别不同。伟大的葡萄酒固然能打动你,但伟大的人却能打动你更多。对于我来说,没有更好的事能把两者相结合并和所爱的人一起享用一顿无语伦比的晚餐。

MC: 我要问…什么是你喝过最难忘的波尔多?

这很容易。它是1961 Chateau Palmer! 我才在读研究生和刚刚开始接触世界葡萄酒。当我闻到,Chateau Palmer这样公整,独特和华丽芬芳的香气时,我立即迷上了美丽的葡萄酒。一年后,我对勃艮地有所觉悟于是把波尔多忘于其后。但是,即使作为伟大的波尔多都不能跟最好的勃艮第匹配。我很想强调,无论如何,这显然只是一个强烈的个人意见,我完全理解和尊重的人有相反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