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應一個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朋友邀請,參加一個名為“少女之夜”的 香檳沙龍試酒會 – 與沙龍總裁Didier Depond品嚐從 1971年到2002年的年份香檳。 這不是一個普通女孩的夜晚!

香檳是,我經常享受,但我不能說我了解它的一種東西。它就是那些我想永遠更多地了解的事,就像我希望我有更多的時間去真正深入到意大利葡萄酒一樣。 怎樣也好,這個邀請給我極大的激勵,令我​​開始進入香檳的世界多一點,亦因此我開始了留意博客 – Peter Liem’s ChampagneGuide.net。

Peter Liem是一位生活在法國香檳地區的美國葡萄酒作家,。他的網站 ChampagneGuide.net,是一個夢幻般的葡萄酒指南,令人清楚了解葡萄酒和香檳的一切。 他同時也是一位資深葡萄酒記者,曾任職雜誌”Wine & Spirits”的評論家; 他亦寫各種關於酒及其它各種出版物,如 “The World of Fine Wine或San Francisco Chronicle。 沉醉於ChampagneGuide.net令我星期天的下午變得非常完美。

由於從所有香檳文獻中的啟發,我決定要問彼得有關這經典慶祝飲品並在網站上發表評論。

Peter Liem

MC: 品嚐香檳與一般葡萄酒有什麼不同?

PL:   基本要素是相同的,但我注意到甚至有許多葡萄酒專家都不會仔細地品嚐香檳如同他們品嚐靜態葡萄酒一樣。可能是真的,氣泡添加額外的元素,從而影響的酸度,成熟度和酒精的三角體系。酸度水平非常高!這意味著除非你習慣品嚐如德國的雷司令,否則如果你一口氣品嚐很多不同香檳,它是會令你的味蕾很疲倦的。 但更重要的是,香檳歷來都是需要陳年的! 因此沒有很重的水果味,特別是在它經歷陳年後它的水果味會變得更少。因此,今天在許多葡萄酒試酒比試的結果上,靜態葡萄酒的水果味仍然相對明顯地甚至比以往更集中。

MC: 你是香檳區的倡導者。由於香檳是混合的,你可以解釋多一點嗎?

PL:風土條件並不僅僅意味著單一葡萄園。 有些香檳能表現出那葡萄園的特徵(如沙龍), 有些甚至能表現出更廣泛和鮮明地表現出酒風土條件。例如奧布里的香檳,有一個特徵是擁有非常個別的Petite Montagne,而Gaston Chiquet反映Gaston Chiquet這位於西部的角落。比較伯努瓦拉海伊葡萄酒,從南部的Montagne de Reims到北方的Jean Lallement,你會發現一個巨大的風土條件差異。這些例子都是很難分開說明的-你會發現在該地區的各個角落都在表現著香檳的風土條件。一般的問題是,那些說香檳不表達風土條件的人根本不夠熟悉香檳到能認出它們。此外,混合葡萄並不一定會影響風土條件的表現。如聰明地處理,混合型香檳仍須依靠風土條件就像那些單一葡萄園的酒一般, 但它會以一種不同的方式來表現風土條件,和表現出一個更大的地方的一個部分。 Louis Roederer 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例子:它的年份香檳是總是以Verzenay和Verzy高比例的黑比諾為基礎,並以這些酒與其他地區的香檳混合. 而這便能表現Montagne北部葡萄酒的性格和特徵。而年份的blanc de blancs曾是由Le Mesnil, Avize and Cramant的霞多麗混合,主要是由每個村莊的特色來創作出一個和諧的整體。因此每個酒的基礎都是重要的,而且仍然嚴重影響風土條件: 如果不是那樣,那根本就沒有必要把它們從酒窖中仔細分辦出來。

MC: 對於那些真正對香檳有認真的,如自己本人,你認為你能否蒙瓶試出由Clos des Mesnil vs Aÿ出產的香檳呢?

PL:香檳當然能夠表現出不同而獨特的特徵,而當你品嚐得越多,便越能容易分辨出來!我不會聲稱自己能夠每一次蒙瓶試酒都能正確地說出香檳的名稱,但我很有興趣從香檳裡找出這些風土條件的區別。

MC: 什麼是你香檳經驗是你最難忘的?

PL:多年來我一直幸運有很多機會,有些還涉及到一些特級葡萄酒或其他較為不同的。 對我來說最特殊的一刻,就是與Jacques Diebolt的Diebolt-Vallois先生一同品嚐我的出生年份的香檳-1973年。這款酒已經剩下很少瓶,其中大部分由於保管不當所以是有缺陷的。 所以當我訪問這酒莊時,莊主打開了一瓶來招待我,令我心感榮幸! 這瓶酒是很偉大的! 但最珍貴的是與老莊主坐在那裡和他一起共享了幾個小時分享美酒,談論葡萄酒,歷史,老香檳和生命的一切。葡萄酒有奇妙的能力能帶給人們一起創造和分享不同的經驗,我認為這就是它的真正意義。

MC: 你是一位美國藉華僑, 更是一位擁有很多有真正的高質量出版物的多產的作家(The World of Fine Wine, Wine & Spirit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而你舊個人博客裡的隨筆及故事, 都令許多葡萄酒愛好者夢寐不以 。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PL:我在20世紀 90年代中期開始投身葡萄酒貿易,並最終在許多不同的方面合作,如零售到餐廳,進口和分銷。 我擁有一間葡萄酒酒吧,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而且我也撰寫的一網上雜誌名為“The Riesling Report。最重要的是,我走遍了幾乎所有主要及一些比較細的葡萄酒產區,品嚐葡萄酒,以及交流葡萄種植。從2004年以來我一直全職寫作,直到今天雖然我繼續定期寫幾個其他刊物包括The World of Fine Wine and Wine & Spirits, 但我將大部份重點的討論在很大程度上ChampagneGuide.net, 而我目前亦正寫一本關於雪利酒及香檳的書.

MC: 你現在住在香檳。是否有良好的亞洲食品,來滿足您的對食物的渴望?

PL:可悲的是,沒有,除了從我自己煮,不過幸運的是,我能夠保持我的足夠的食物存放量.我在家做飯主要是日本和中國菜, 而香檳便是這些美食的一個美妙的伴奏。